首页通项一
  • 苍茫的篮孔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8-30 09:41 查看数: [打印] [ 前入论坛讨论
  • “无线如东,城事在您手中!”欢迎安装如东文广传媒“无线如东”手机客户端!苹果手机App store搜索“无线如东”下载。安卓系统扫描二维码或登录如东新媒体(mobile.rdxmt.com/down/)下载
  • 作者 蔡晓舟
  • 前几天,有段提篮小买的抖音,瞬间成为网红。人物是美髯公一枚,道具为精致的上镇篮一只。

    那只篮,从成为叫篮的那刻起,根本没想过当什么网红。但篮子确实做了几千年我们日常生活的道具。

    篮的前辈,从被破竹刮篾开始,到投胎成形。可谓抽丝剥茧、凤凰涅槃。才天降大任于斯,让它成为了百家姓中家家户户朝夕相处的伙伴。

    每当晨光熹微或鸡鸣三遍后,启海小村的一些男女老少,就已行色匆匆地走在赶集路上。和个头不对称的篮子,常装有鸡蛋、鱼虾、豇豆、茄子等,偶尔也有青团、麦蚕、香芋、山药等土特产,最窘迫时连篮子的祖宗――春笋,也照卖。

    那时候的竹篮,身兼多职。若放上剩汤剩饭,再用一块蓝印花布一盖,晃悠在屋檐下悬钩,那就是一只既通风又便捷的菜橱。傍晚放学回家,拎一把斜刀,挎一只竹篮,一篮羊草就是这顿饭的饭票。有时嘴馋难熬,偷几个家中的饭团,捡大半截砖块当压舱石放置篮底,上面再系根担绳慢慢沉入沟河。那么,此时的竹篮真不是打水而是打鱼了,因为马上有种叫鳑鲏郎、麦江郎或者叫土步鱼和横沟头的小鱼可以改善伙食了,那个鲜,比现在鲫鱼汤里放上羊蹄子闷烧还过瘾。

    篮子的家族很庞大,就本地货而言,长着眯细眼的叫面篮,祝寿专用。两卷挂面,几斤红糖算是标配,若舍得再放上七八个鸡蛋或来两瓶绿豆烧,就算是大礼了。小眼的叫破布篮,一块8字形的线板上插满了大中小号的缝衣针,什么包针、缝被针、针箍、洋线也应有尽有。这些历年做衣裳积攒下的边角料,是肩膀、膝盖上打补丁的强大后盾。有时,云片糕、芝麻饼等跑亲戚用的稀罕茶食也被藏匿其中。中眼的尊为上镇篮,买进卖出一篮通用,大小、新旧却能代表人的体面与否,一般大小适中,篾片由青变黄,刚过八分新头时最合适。仿如一个娇韵的少妇必先以粗手的农活磨砺掉浮华和暗香,才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。篮眼再大一点的就是羊草篮,具洗菜功能,是家中使用频率最高的物件。平时,队里逢年过节分鱼、分肉、分瓜果时少不了它。

    还有一种名叫大篮的,四角方正,敦实之中见剽悍,篮眼足有拇指面那么大,强项是拾柴、储物。记得有次去集市买猪崽,竟然一次放进了45只,足见其肚量。其实,最大、最巨无霸的还是长着斜花纹的江北篮了,它的篮眼依附它的花纹而生,很细很密、似有非有。实际上它的全身上下都是眼线,就像当初靠开疆拓土发家的原住民,必先具备一双:上观头顶风云、下察脚下田地的法眼。它的体型往往比沙里人家的竹篮大得多,提攀也厚实,浑身都是毛竹的血统,属重型级别。它虽有地方的特色,也有工艺的作派,但总觉粗糙了一些。

    当年的江北老乡为何那样喜欢它,并且还厘毫不差地代代传承。那一定有它的由头,洗盐、运盐?或贩盐乎?

    据宋初乐史著(《太平寰宇记》130卷)记载:唐末海陵监“岁煮盐六十万石”。又时至清末明初,张謇在任两淮盐政总理时,即盛传“淮盐出,天下咸”。可见两淮地区发达的盐业,早已惠及海安、如皋、如东等地。由彼及此,启海的原住先民也纷纷开凿运盐河、兴建盐灶而获利甚丰。如此,江北大篮成为海量盐巴的中转工具,并作为当地百姓生产生活的主要家什,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  当然,各地的篮子卖相不同,吸引力也不同。

    是年夏天,小学的最后一个暑假。我和父亲坐着像他麦担一样晃荡的江轮前往他第二故乡九江。经停一个叫芜湖的码头,我竟鬼使神差地一人上岸溜达。出大门后顺势拐进了一个小集市,那里有很多从未见过的工艺篮,连籐篮、绳篮都有。老板娘一脸俏皮,那顶和篮子编织工艺有一拚的斗笠在她头上,就像皇冠一样美。心想等长大了,卖卖稀奇古怪的竹篮也很潇洒。看着看着,居然没有注意到开船时间,但隐约有种不祥之感来袭。想必是父亲找我了,于是挥手作别那只入眼的竹篮迅速返回码头。此时的码头,了无客影,几个穿白制服的民警正在倒背双手聊天。江轮,一边不疾不徐地调头,一边在用船帮的回浪用力拍打我的脸颊。

    率先离开的船首,仿佛为我的希望之殿关闭了一道门。幸好,另一头的船尾刚解完缆绳才抽去跳板,这显然又为我留下了一扇读秒的时间之窗。刚才还似大鱼搁浅的轮船,此刻早已张开了远游的鱼鳍。被抽去跳板而腾挪出的两米宽幽深水面,犹如一条恐怖的峡谷,在螺旋桨作用下,翻滚的漩涡一个比一个大。

    这时,我看见了对面被船舷拦住的父亲:一张在人群中焦虑得绝望的脸孔。这是父于子必切相聚的符号;这是父亲无奈之中向苍天发出的求救语言。这时,仿佛有无数篮眼伴随我心跳一起张合,冥冥之中有股挽澜于极危的想法迅速形成,全身的能量不请自到地转化为热血。只听一声轻咳,空中划出了一道二三米长、稚嫩且朝气的弧线。就这一跃,竟然跃过了儿子与父亲猝不及防将要分手的鸿沟,跃过了那艘等我等得心憔悴的客轮有惊无险的警戒线。

    如今,这场和篮子的邂逅,早已成为回忆。那些苍茫的篮孔,多像我青涩时期渴望窥探外部世界的一个个眼瞳。

    扫描左侧二维码,关注如东新媒体微信,每天分享如东鲜活新闻资讯!

相关新闻

没有相关文章

如东广电传媒中心(版权所有)2011-2018 苏ICP备案:苏ICP备11030511号-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-20120279号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登、转载的各种稿件、图片均有可靠的来源,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电话:0513-80865519 传真:0513-80865516邮箱:1605797543@qq.com

地址: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掘港镇长江路29号

苏公网安备 32062302000229号

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权用户:http://www.rdxmt.com